学而第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重力水 > 正文内容

还有机会和你做亲人

来源:学而第一网   时间: 2021-10-06

  一
  
  我和江浩婚后不久,公公被查出肝癌晚期。
  
  确诊这一结果时,我们欲哭无泪。原本家里喜庆的气氛,一下子乌云密布。手术,必须得做。尽管医生说,即便做了手术,也不过多一年的时间。但哪怕只是一天,对江浩来说,也是一种寄托。
  
  家里的积蓄,在付完房子首付办完婚礼后,已经所剩无几,每月还有巨额房贷。我们捉襟见肘,一时乱了方寸。
  
  但巨额的医药费,必须马上想办法。那天晚上,瞒着公公,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除了奶奶,大伯和姑姑,还有她——梅姨。
  
  江浩的母亲,十年前因病去世。这些年,公公一个人把江浩拉扯大,辛苦自不必说。在江浩大学毕业那年,有亲戚给公公介绍了同样丧偶的梅姨。
  
  梅姨一年前,来到这个家。因为她在老家那边的镇上有份工作,如果改嫁迁掉户口,等于丢失了那份稳定收入。所以她和公公商量好,领证的事情再缓一年,等正式退休了再去办也不迟。
  
  公公这些年不容易,老来能够有个伴,也能让我们放心一些。所以江浩嘱咐我,婚后要对梅姨好,就当是孝顺公公。
  
  我和江浩结婚那天,当着全场亲戚的面,一起改口叫了她一声“妈”。据说当初她因为生了一场大病而失去生育能力,而她的前夫几年前在车祸中去世。这些年,她一直一个人。
  
  于是,这声“妈”,让她红了眼眶。
  
  原本,生活就此翻开新的一页。这个家,因为梅姨的到来,增添了不少欢声笑语。我和江浩周末回去,总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床上的被套也被她洗得干干净净。江浩缺失母爱这么多年,他对这一切充满感激。生活看起来很温馨很美好,只等梅姨正式办理退休,和公公共度晚年。谁也没有料到,公公抽风什么原因引起的?的身体,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状况。
  
  二
  
  开家庭会议那晚,大伯和姑姑出了很多主意,但提到钱的问题时,全都缄默不语。这个节骨眼,没人愿意借钱。后来,倒是梅姨开了口:“要不先从我这里拿两万吧,手术可拖不得。”
  
  于情于理,我们从她那里拿钱都不合适。推来推去的时候,一直未开口的奶奶,却突然说:“谁稀罕你的钱,你早点离开这个家,我们就谢天谢地。我看你就是克夫的命,克了自己的老公,现在又来克我的儿子,你就是扫把星!”
  
  没人料到,奶奶会说出这番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梅姨的表情,有些错愕,然后她去房间里收拾东西回自己的家,我和江浩拦也拦不住。
  
  这种话,搁谁听着,都会生气。但老年人迷信,也是没办法的事。那会儿,我和江浩忙着凑钱,给公公办理住院,也顾不上去跟她解释。
  
  公公做手术那天,梅姨还是赶了过来。手术室门口,她坐我旁边,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她的手一直在颤抖。那一刻,我认定,她是真心对公公,对这个家有感情。
  
  手术还算顺利,公公住院期间,奶奶下了命令,不许梅姨来医院。我们无可奈何,只觉得对她万分的抱歉。有一次,她来的时候,碰巧姑姑在,姑姑又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她不再坚持,只是把江浩叫了出去。江浩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信封,里面是两万块现金,还有一张欠条。她说就当是借的,让我们不要有心理负担。
  
  公公住院期间,我和江浩累得瘦了一圈。大伯和姑姑嘴上答应得特别好,却没有过来帮忙。倒是她,即便被人误解,还是会偷偷地给公公送排骨汤。有其他亲戚来的时候,她就拿着饭盒,不声不响地走掉。我在旁边,看得心疼。
  
  甚至西安癫痫好医院在哪我也忍不住想,梅姨这样委屈自己,到底图什么?换做其他人,早就躲得远远的吧。反正没领证,她没有任何义务照顾公公的。
  
  是她太善良,还是如他们所说,另有所图?
  
  三
  
  公公出院后,需要精心调养。而他在无意中得知自己病情后,脾气变得古怪起来。甚至还听信亲友们的谣言,觉得梅姨是“克夫”的命。
  
  这话从公公嘴里说出来,梅姨再一次被气回了家。我和江浩去找她时,她哭得很伤心。是谁都会觉得委屈吧,我和江浩说了很多抱歉的话,希望她不要和病人计较。
  
  那时并没有奢望,她能再回来照顾公公。毕竟,周围的言论,实在有些不堪入耳。但第二天,她还是回来了,并且辞掉了工作。对我和江浩说:“你们安心去上班吧,我来照顾他。我就不信,我拼命对他好,他还会这样误会我。”
  
  姑姑和大伯再也没说什么,他们巴不得有人照顾公公。公公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言语有些过激,梅姨回来后,他再也没有提“克夫”的事情。
  
  对梅姨,我和江浩是心存感激的。她是真心实意对公公好,待江浩,如同亲生儿子。
  
  大半年过去,公公的身体,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恢复得还不错。周围说闲话的人,也终于消停下来。可那天我和江浩正在上班,公公却突然打电话让我们务必回去一趟。
  
  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了,我们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请假回了镇上。一问,才知道梅姨要和公公去领证。
  
  但公公不同意。眼看拆迁马上就要开始,自己剩下的时日已不多,这结婚证一领,不就平白无故要给她分掉一半吗。亲友们又开始说她居心不良,“克夫”就算了,计谋还这么深远。
  
  看到我们,梅姨有些委屈地说:“江浩,孩子抽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你知道的,我们这儿的规矩,不是法律上的夫妻,是不能送葬的。我就想陪着他,到最后一刻,这有错吗?”
  
  说完,她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但病人最大,我们拗不过公公。只好劝她,别放在心上,先缓缓再说。
  
  可三个月后,公公的病情恶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葬礼上,因为没有领证,按照乡下的习俗,她被排除在送葬的队伍之外。我看到她,偷偷地在角落里抹眼泪。
  
  四
  
  公公走后,亲戚和邻居都劝江浩,从她手里收回家里的钥匙。我和江浩让她先住着,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好歹后来陪在公公身边时间最长的人,是她。
  
  说了几年的拆迁,终于有了动静。按照法律,没有领证,梅姨不能分到任何遗产。亲友们纷纷说她赖在房子里不走,是在打拆迁的算盘。
  
  人言可畏,梅姨搬回了镇上自己的家。可拆迁款一下来,她就把我和江浩叫了回去。
  
  那天的她,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她对我和江浩说:“江浩,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为了照顾你爸爸,工作也丢了。这一年来,忍受着旁人对我的奚落,坚持到今天。你们说吧,这钱要怎么分?”
  
  这样的梅姨,让我们有些错愕。
  
  我和江浩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又接着说,自己当初愿意跟公公在一起,也是看中了家里的老房子要拆迁。
  
  说到这个份上,我们心里有点堵。难道她之前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亲戚和邻居们都劝我们,一切按照法律来办就是,她连半块砖都休想得到。
  
  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除了讲法律,不是还要讲情分的吗?这两年来,至少对于缺了十年母爱的江浩来说,是打心眼里把她当成了“妈”。
  
  现在,她却来怎么治疗癫痫病呢告诉我们,这一切都如其他人所言,是真的另有所图。我们一下子,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这个看起来善良的女人,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计谋深远吗?
  
  五
  
  我和江浩反复商量后,还是决定给梅姨一定的补偿。不管她当初目的是否单纯,这一年来,悉心照顾公公的人,是她。如果没有她在公公身边,我和江浩应该更加无所适从吧。从情分上来说,我们永远感激她。
  
  可是,当我和江浩拿着十万块钱,去找她的时候,她却拒绝了。
  
  “说实话,这一年来,我心里一直很憋屈。我不知道人心为什么这样复杂,他们都说我克夫,我就想,如果真是我命不好,那我至少要照顾好你爸爸。可他们又觉得,我这样,动机不纯,是图你家的拆迁款。所以我就想试探一下,如果你俩也和他们一样,真的和我打官司,那我就自认倒霉。不过还好,我没看错,你们不一样。”她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
  
  我和江浩都没想到,她会说这些,两人都有些手足无措。江浩说:“对不起,让您承受了这些委屈。但您为我爸做的,我永远感激。”
  
  “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认定你就是我儿子吗?结婚那天,你俩一起叫我‘妈’,我就想这辈子,我要对得起这个称呼……不管别人怎么误会我,我知道你们俩是打心眼里对我好。”我和江浩被她说得眼圈红红的。
  
  回去的路上,我对江浩说:“以后我们多孝敬孝敬她,好不好?”江浩回我:“当然,她都把我当成儿子了,我怎能不对她好呢?”
  
  也许这个世界,有时人心很复杂。可总有很多善良的人,是真心实意对你好。过去时光里,我和江浩曾以世俗的名义误会了她。不过好在,一切还来得及,我们还有机会和她做亲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fbgf.com  学而第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