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第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炒蟹肉 > 正文内容

情书

来源:学而第一网   时间: 2020-10-20

  
  “你带着它唯一写过的情书,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哦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哦……”林小楼又一次在那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KTV里唱起这首歌,这首张学友的《情书》是他每次来唱K必点的一首歌,也是他每次唱着唱着,就会唱哭的歌。每每这时,朋友们都会打趣他,说他唱歌唱得真投入。没把别人感动哭,倒是先把自己感动的哭了。
  然而,林小楼每次都会笑着拿起一杯酒,使劲地喝上一口。然后寻个小角落,独自一人落泪。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似的,仿佛他的世界开始慢慢下雪,一下子就把他拉回到十年前的那个冬天,那个白雪飘飘的冬天。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冬季,一个下着场鹅毛大雪的冬季。从不下雪的春城,却在这一年的一个冬夜,悄无声息的下起了雪。林小楼挎着相机,行走在校园,想拍点关于雪的照片。虽然林小楼是个出生在北国的孩子,每年的冬天都能看到漫天飞舞的雪。可他却依旧深爱着雪,尤其是南国的雪,更是令他感到稀奇。
  不知为何,雪对于林小楼来说,似乎总是有着那么一缕剪不断的“尘缘”。而他,也就如同是命中注定与雪相伴,所以就在十年未下过雪的春城,遇到了他命中的那个“雪”——李雪。
  那日,正当林小楼穿梭在校园后面的操场上时,远远地看到了在操场的另一边,有个人影伫立在雪中。红色的外套,黑色的秀发,清丽的背影,宛如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雪公主”,美得令人窒息。远远望去,偌大的操场上,一道红影点缀在雪中,如同一枝傲雪的寒梅,迎风绽放。林小楼忍不住地拿起相机,由远及近,接二连三地拍起照片来。
  瞬间,似乎整个操场都安静了,白茫茫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林小楼和李雪。正当林小楼拍的入神时,李雪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偷拍她,蓦地回头,正好被林小楼抓拍到了。顿时,林小楼欢呼起来,这个被他抓拍到的画面,简直是精美绝伦。
  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一个身着红妆的女子,嫣然回眸,目光迷离。阳光从她的头顶上斜着照射下来,她的眼神在阳光的映衬下。似是哀怨,似是忧愁,又如梦似幻。林小楼看得发呆,李雪已经近前。
  “喂,把胶卷还给我!”
  “我不叫‘喂’,我叫林小楼!”李雪突如其来的一句,这才把林小楼从犯傻之中带了出来。但李雪开口就要胶卷,林小楼是怎么都不会给的,而后故意王顾左右而言他。
  林小楼是学校摄影协会的会员,也是众多影视爱好者之中最为普通的一个。但是他自幼酷爱摄影,大学期间,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外出打工,好不容易挣了点钱,买了一个奉为至宝的傻瓜相机。之后,便经常拿着相机四处拍照,寻找摄影灵感。再者,喜爱摄影的人都把自己的作品(照片)视为生命,何况是好不容易抓拍到的一张顶级照片,岂会轻易的交出来呢?
  “快点!”李雪催促着,说着准备伸手去抢跨在林小楼肩上的相机。
  林小楼就势往后一退,谁知脚下打滑,立刻向后倒去;而李雪也扑了个空,不偏不倚地倒在了林小楼的怀里,两人倒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李雪瞬间就脸红了,急忙地从林小楼身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羞涩地站在一边;林小楼也迅速地站了起来,红着脸跟李雪道歉。可当李雪扑倒在他怀里时,那一阵急促的心跳令他也顷刻间脸红耳赤,而且似乎一直都在林小楼的心头跳跃着。这是李雪和林小楼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是林小楼与李雪爱情故事的开始,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那天,林小楼带着李雪来到一家照相馆,把他抓拍到的照片全部都冲洗了出来。当李雪拿到那些照片时,表情再次瞬间愕然。照片里的背景、照片里的自己、照片里的回眸,真的是令她自己都惊呼不已,险些跌掉眼镜,不敢相信照片里面的这个素颜倾城的佳人就是自己。倘若她自己是男子的话,估计也会对着照片怦然心动。林小楼笑眯眯地跑到李雪身前,乐呵呵地问她拍的怎么样?
  李雪浅浅地笑了一下,回答道:“你,创造了一个蒙太奇!”
  “蒙太奇?那是什么?”林小楼对李雪这一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蒙太奇”为何物,摸着后脑勺开始琢磨。
  可李雪就是不告诉他,反而拿着照片,转身跑掉了。只剩下林小楼独自一人站在照相馆发呆,思索着什么是蒙太奇,而后,又让老板给他重新洗了一套今日的“杰作”,兴高采烈的拿着照片向着寝室走去。
  一整天,林小楼都像是丢了魂似的,开始魂不守舍起来。脑子里,反复地闪现着李雪站在操场上的那个场景,反复地闪现着李雪那浅浅的一笑,重复着他和李雪之间那些没多少字的对白。午饭也吃的索然无味,只是一直趴在窗子边,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看看手中李雪的照片,自言自语起来。
  这一晚,林小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起起睡睡好几武汉看癫痫医院哪治得好次,握着李雪的那张照片发呆。一会觉得自己拍出了传世的“绝作”,一会又在思量着李雪那淡淡的体香,再一会回忆着李雪给他说的那个“蒙太奇”。整整一晚,林小楼都在翻腾,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李雪的影子不停地在他的眼前徘徊。最后,他索性穿衣起床,找来一个镜框,把李雪的照片加以装饰,配上好看的诗文,自娱自乐起来。
  次日,天空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林小楼麻利地起床收拾,坐上了第一趟早班车,赶往S大学,聆听一周一次的摄影技巧讲座。S大学是一所全国著名的影视传媒大学,其中才子佳人无数,而最让林小楼感兴趣的就是每周一次的摄影技巧讲座,每次都会有一些全国知名的摄影记者受邀前来,与摄影爱好者分享自己的摄影技巧。林小楼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学校网站的摄影论坛上看到的消息,而后便风雨兼程的前去“听课”,不惧每次的奔波劳累,只为那一周一度的“视觉盛宴”。
  林小楼所在的大学距离S大学足足有二十多站的路,中间要倒一次车。而这天,当林小楼刚刚下了第一趟公交车,准备换乘时,就看到了李雪。大喜过望的他,立刻凑了上去,和李雪搭讪起来。李雪也一改昨日的冷艳,换了套暖色调的衣服,对林小楼的问话,过半天才答上一句。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着话,一起来到S大学时,已经快到上课点了。
  “快点吧,我们要迟到了!等下会被老师说的”林小楼急促地向着教室跑去。
  “老师还没到呢!不用急!”李雪说。
  “额?你怎么知道?”林小楼问。
  “等下你就知道啦!”李雪故意卖关子,她和林小楼一前一后的向着教室走去。
  然,林小楼刚寻了个地方坐下,却发现李雪并没跟着自己一起,而是直直的走向了讲台,然后打开手提包,拿出两本书,清了一下嗓子。
  “上课!”李雪话一出,整个教室立刻安静了。林小楼做梦也没想到,李雪居然就是今天的客座讲师。那一堂课,林小楼听得格外认真。从未想到这个略大他一岁的李雪,看起来就像是个孩子一般的人,却比林小楼高两级。她出生在中国,却生长在美国,近年来才回国的。年纪轻轻的她,居然懂得那么的摄影技巧和影视艺术,而且把西方影视技巧有机地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所得出来的结论皆是“金科玉律”。课后,林小楼和李雪一起走出教室。
  一路上,林小楼变着法的跟李雪搭讪,总算得到了李雪的姓名,并和李雪互相存了电话号码。然后,林小楼满面春风的跟李雪道别,并约定下个周末一起出去采风。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林小楼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行囊,来到了和李雪相约的地方。两人跋山涉水,拍了很多的唯美照片,而且自然而然地熟络了起来。一路欢歌,直到夕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林小楼才准备回家。可李雪却并不急着下山,说要一起看夕阳,拍点夕阳下的景色。等到夕阳完整地落下去了的时候,林小楼才发现他们今晚回不去了。
  山里的路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里,他们并没有带照明设备,寸步难行。最后,他们决定留在山上过夜,因为李雪说她还想看日出。林小楼自然没啥意见,何况有李雪相伴呢?两人寻了一块干净的石块,燃起了一堆篝火,静静地坐了下来。
  夜里,两人便畅谈起来。林小楼给李雪讲了很多她不知道的春城趣事、南屏故事,而李雪也给林小楼讲述了很多她在国外的经历,两人断断续续地说着,直到朝阳从山峦升起。等待了一晚的林小楼,立刻拿出相机不停地拍摄;而李雪似乎是第一次站在山顶看日出,兴奋的又蹦又跳。趁李雪不注意,林小楼又一次偷拍李雪。而惊奇的是,李雪站在朝阳下的回眸,再次闪现在林小楼眼前,美得令他目瞪口呆。
  自那以后,两人的接触越来越平凡,宛如一对珠联璧合的“恋人”。友人说,林小楼真有本事,连学姐都能泡上,而且还是个“洋妞”。可林小楼每次听到之后,总是笑而不语地摇摇头。因为,他从未开口向李雪告白,更别说是他们两个成为“恋人”。林小楼默默地喜欢着李雪,但他却并不想告诉李雪。因为,他只是个农村的孩子,而李雪的父亲是个外交官,属于“名人”系列。所以,他只能将自己的心事悄悄地隐藏。
  和李雪来往的多了,林小楼发现自己也慢慢地了解了李雪。李雪是个外表看似开放,内心其实很古典的女子。素日里,表面上看起来很合群,和她的那些个“姐妹”玩的很开心,实则内心很孤独,是林小楼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只是这种孤独,李雪从不轻易向人展现,就连林小楼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的。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林小楼和李雪一起去看电影。当晚,他们看得是《父母的爱情》,可看完之后,李雪悄无声息地哭了起来。而且,哭的很伤心。就像是一个丢了玩具的孩子,一头倒在林小楼的肩膀上,就开始抽搐。而不论林小楼怎样询问缘由,李雪都只字未提。只是,从那天以后,林小楼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看似活泼开朗的李洛阳市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挂号雪肯定缺少母爱,或者是缺少一个真正疼她爱她的人。
  也就是从那天之后,林小楼开始特别的注意李雪的家庭。后来,他慢慢地发现,不论李雪何时回家,家里都是她一人。李雪的父亲每月都会来看一次李雪,主要是给她送生活费,给完钱就走了,很少坐下来陪李雪说话;关于李雪的母亲,却从未出现过。而林小楼每次问起时,李雪都是避重就轻地搪塞过去。似乎,关于她的母亲,一直都是她不愿提起的字眼。而林小楼也就是从那时候,慢慢地发现,李雪内心深处,一直都缺少一个疼她爱她的人。
  之后,林小楼更加频繁地和李雪出入在一起。但是,每次都是以李雪的“小弟”为名,避免那些个同学的八卦绯闻。这一点上,林小楼一直都不在乎,只要能陪在李雪身边,照顾她、心疼她,就已经足够了,何必在乎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呢?何况李雪本就大他一岁,认个“姐姐”也未尝不可啊。反倒是,时间久了,他挺喜欢这样的称呼的,挺喜欢李雪叫他“小弟”。尤其是李雪每次对他甜甜的一笑,他就立刻丢了魂。
  “小弟,我今天不舒服,你去食堂给我打点饭吧”、“小弟,我今天不想上课了,你陪我一起逃课吧?”、“小弟,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啊,我好想出去拍点照片了!”……诸如此类的“请求”,李雪总是不断地发给林小楼,有时打电话,有时发短信。但不论何时、不论多晚,只要李雪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林小楼都会准时地出现在李雪宿舍的窗外。
  日子久了,李雪的室友都开始打趣她。说她找了个比自己小的学弟当男朋友,说她“老牛吃嫩草”。而李雪开始不以为然,不和室友一般见识;可日子久了,难免会令人反感。尤其是那些流言蜚语,听多了耳朵都快爆炸了。可林小楼依旧风雨兼程的送李雪回家,给李雪买好吃的,带李雪去游山玩水。宛如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似的,舍得为李雪花钱。为了能博李雪一笑,林小楼几乎是绞尽脑汁。
  直到有一天,李雪和宿舍的几个姐妹一起出去吃外卖。经过一个正在拆迁的民楼时,险些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砖块砸伤。李雪的室友立刻上前理论,质问施工的人员。可就在几个学姐叽叽喳喳时,李雪意外的发现,有个灰头土脸的扛水泥的“民工”,就是林小楼。就在李雪心头一颤时,李雪的舍友也都发现了林小楼。接着,便是一阵哄笑。李雪的姐妹说笑着,“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哥呢,原来是个农民工啊”,悻悻地离开了。
  只是从那以后,林小楼每次出现在李雪的宿舍窗外时,总免不了遭人白眼。但李雪和林小楼两人并不在意旁人的“闲言碎语“,依旧频繁地来往。一直持续到林小楼的大二下半学期,李雪已经大四毕业。之后,李雪的父亲在一家知名企业,为李雪安排了一个很轻松的工作;而林小楼仍在学校读书。只是,每次一有闲暇的时间,林小楼都会坐车来到李雪的公司外,只为能远远地看上她一眼。有时,看到李雪不忙的话,还会叫她出来,在街角的咖啡屋,喝点咖啡,聊会天。林小楼喜欢这样的日子,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李雪。
  起初,李雪和林小楼还是像姐弟一样的来往着。直到高小涵的出现,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高小涵是李雪的父亲千挑万选来的“准女婿”,也是李雪所在公司的高管。和李雪的相遇,都是李雪他父亲有意安排的。虽然李雪并不知情,但是经常在她公司门外守候的林小楼,早就对这一切了然于胸。但是林小楼并不打算去点破这个“秘密”,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一贫如洗的农家小子,根本配不上李雪这种“金枝玉叶”,能做她的“弟弟”,就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哪里还能有其他妄想呢?
  等到林小楼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李雪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说是要介绍个朋友给他认识。此人便是高小涵,李雪的“准老公”。那日,衣冠楚楚的高小涵很熟络的和林小楼打了招呼,然后便开始玩起自己的手机。那顿饭吃的很匆忙,饭后,林小楼悄悄地告诉李雪,祝她幸福。然后转身,回到学校里去了。
  之后的两年,李雪和高小涵开始正式交往了,而林小楼也在顺利地完成了大学学业。大四毕业之后,林小楼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日子过的有条不紊,每天朝九晚五;家里近况也日益好转,林小楼和他的同事小芳感情日益稳定,准备择日结婚。可就在一天夜里,李雪突然打来电话,说有急事找他。林小楼赶到时,李雪哭的像是个泪人。
  李雪说,她的母亲找到了。
  林小楼心里一颤,找到了好啊。李雪这么多年都没见到过母亲,如今找到了亲人多好的。可李雪接下来的话,令林小楼再次一颤。
  高小涵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李雪此话一出,林小楼立刻愣住了,两个人都像是被电击了一般。
  原来,李雪小的时候,她父亲本是个生意人。可那一年遇到天灾,她所在的城市被洪水淹没,她父亲的粮仓顷刻间化为乌有。李雪的母亲,实在受不了之后天天被追债河南省登封市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的日子,便在一个午夜,悄无声息的跑掉了。而李雪的父亲独自一人,支撑起这个破败的家。后来又改行,做了外交官的翻译,他们的日子也才逐渐的好转。只是李雪的父亲,在经历过那次灾难之后,经常外出买醉,对李雪不闻不问,根本不去管她的事情。
  直到和高小涵的父母见面时,李雪她父亲一眼就认出来,高小涵的母亲就是他自己的前妻。而今,却已改嫁,并产下一子,那就是高小涵。
  当李雪发现眼前这个准备和自己谈婚论嫁的高小涵,居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时,内心再次泛起一阵狂澜。自幼缺少母爱的她,好不容易找到个爱惜自己的人,却做梦也没想到,高小涵是她的亲弟弟,这是多么荒唐可笑的一幕?
  林小楼静静地听着李雪哭诉了很久,只是从那一晚起,林小楼突然壮着胆子,跟李雪告白。并且把这些年为李雪拍的照片,串联成一排又细又长的“照片集锦”。那一张张的照片,记录着他与李雪的点滴过往。记录着他六年来,对李雪那悄无声息、关怀备至的爱。林小楼说,现在的他给不了李雪什么,但是他对天发誓,一定给李雪一个辉煌灿烂的未来。之后,两人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毅然地走到了一起。
  可就在李雪与林小楼准备举行婚礼的那天,李雪居然悄无声息地失踪了。林小楼找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依然没有发现李雪的踪迹。几乎绝望的林小楼,哭红着双眼,来到同事小芳家里,跪了下来,然后开始向小芳求婚。
  虽然小芳对林小楼把自己当替补的这一举措很是不满,但她却深爱着林小楼。这一点上,早在她和林小楼一起上大学的时候,她的爱就已经落地生根。她和林小楼是同窗,可那时候林小楼一心想着李雪,所以她并未表露分毫。直到李雪的男友高小涵的出现,她才向林小楼表明心迹。同是一个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两人的交往便没了隔阂,之后便顺理成章的走在了一起。并没有过多的顾虑,便欣然地答应了林小楼的求婚,嫁给了他。
  婚后,两人的生活很融洽。小芳很爱林小楼,所以几乎包容了林小楼的所有。就连林小楼经常拿着他曾为李雪拍摄的照片出神,也并不在意。有时甚至还会给林小楼递上一杯热茶,和他坐下,一起欣赏那些曾经的照片。直到林小楼手里的照片一点点地泛黄,直到年轻的容颜一点点地变得苍老,直到十年后,林小楼依然会在KTV里唱那首《情书》,小芳都会笑而不语,一如既往地深爱着林小楼。
  转眼间,十年已经悄无声息地过去了。直到十年后的一天,眼看要到七夕了,林小楼突然收到一个信封。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情书。接着,林小楼顿时惊呼起来,这娟秀的字迹是李雪的!绝对错不了,是李雪的!林小楼几乎是颤抖着打开信件,读了起来。
  小楼:
  十年来,你过得好么?请原谅我当初爽约,未能和你结成连理。十年前,当我和你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前一天,我去医院检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但是,我并没有把这些告诉你,也不想你娶个患病的媳妇回家。所以,我悄悄地找到了小芳,并说服了她嫁给你,希望她能替我照顾好你。
  你还记得吗?我曾经最喜欢那首《会有天使替我去爱你》。当初,你曾笑着对我说,说我就是你的天使,你会好好地爱我。而我,注定不是你命中的天使,无法陪你走到最后。所以,我会找个天使替我来爱你,她就是小芳。其实,我早就知道小芳喜欢你,只是那时的我,并不想把你让给小芳。你知道的,女人的占有欲其实也挺强的,我舍不得把自己的爱人拱手相让。直到,我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我才慨叹,一切都来的悄无声息,可我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
  之所以现在告诉你,因为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不用来寻我,因为你可能寻到的仅是一具尸体罢了。也不要哭,因为我舍不得你哭。就当这是我为你写的第一封情书吧,因为患病的这十年里,我曾夜以继日地爱着你。可我,不能再去走近你的生命,不能陪你一直走下去。未来的路,愿你和小芳一直幸福地走下去。
  小楼,末了,请允许我再说一句:我爱你!
  林小楼颤抖地拿着李雪写给他的情书,整个人就像是要爆发了似的。思绪,又一次被拉回他们刚刚相遇的时节。那时候,大家的思想都还没有现在这么开放,很多情侣都还是保持着“情书往来”。通过书信,表达彼此心底那绵绵的爱意。林小楼曾不止一次的想要给李雪写封情书,却一直都不曾落笔。因为,他怕自己太过卑微,怕自己打破这份温暖的“姐弟”情谊。怕自己一开口,从此就是陌路,再也不能继续如初地走下去。
  所以,那封情书,林小楼一直都珍藏在心里。而且,这一藏就是十多年,未曾开口倾吐半句。直到他收到李雪的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情书时,这才决定把那份情书公诸于世。林小楼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成功地找到了李雪的住处。而李雪的确已经过世下葬,只是李雪的家里,出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那人不是别人,而是李雪幼时的好友——张锦。当年,李雪把自己患了癌症的消息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她的一百名好友。而这一百人,都是曾向李雪标明过爱意的追求者,说什么愿意与李雪生死与共、一生相随的人。然,在这群人之中,只有张锦变卖了自己的全部家产,带上了所有的钱财,四处寻医求方,誓要医好李雪。张锦他家本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书香世家”,而他更是个才貌双全的英豪,曾赢得无数女子为之疯狂。在这十年里,他不辞劳苦的走乡串户,寻找医治李雪这种癌症的方法。带着李雪游历过很多地方,辗转于多家医院,倾其全部财产,用他一生的时间,只为换得李雪的“十年”。
  当林小楼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再次的心头一颤。
  在张锦的带领下,他来到李雪的墓前,打开那份尘封了多年情书,朗声地读了起来。
  小雪: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写信,也是我第一次想要朗声的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爸妈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深深地爱着你。
  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就已悄无声息地爱上了你。
  那日,你身着红装,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嫣然回眸,就已倾倒了我整个青春的记忆。从那时起,我的世界里,到处都有你的影子。我的生命里,到处都是你留下的痕迹。我的灵魂深处,一直与你安然相伴,默然相守。
  我知道自己给你写这封信过于冒昧,也或者我是人们口中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请允许我真心的告诉你,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去爱你,会许你一个光明的未来。
  ……
  愿使时光荏苒,念你安好!
  当林小楼读完他为李雪所写的第一封情书时,忍不住地放声嚎啕起来。他曾答应,许李雪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他却不曾做到。倒是眼前这个张锦,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人,居然陪伴了李雪走完了最后的十年时光。不由得对张锦肃然起敬,这个曾和他一起喝过酒、一起吹过牛的大学同窗,却用一生的时间,践行了对李雪的爱之箴言。
  那晚,林小楼和张锦一起下山。寻了家小酒馆,肆意地买醉。半清半醒之间,林小楼隐约地看到,李雪回来了。而且,一如既往的青春、美丽、动人。并且坐在了桌子边,陪他一起喝酒,和他一起卿卿我我。喝着,喝着,林小楼就醉了。当着整个酒馆人的面,深情地朗诵起他为李雪所写的第一份情书。
  等到次日醒来的时候,猛地发现。昨晚陪伴在他身边的不是别人,而是小芳。这个李雪找来的天使,一个天使替她来爱他的女子。林小楼轻轻地来到小芳的身边,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反复地思量着昨晚的事情,却怎样也想不起来。沉思许久的林小楼,突然地幸福地笑了。温柔地展开双臂,把小芳抱回了房间,然后为她准备好早餐,悄无声地来到书房,奋笔疾书起来。
  正当他写的出神时,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在看他。猛一回头,发现小芳正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心中的情感突然间喷涌而出,一个箭步,跑上前抱住了小芳。这十年来,小芳就像是个保姆一般地照顾着林小楼,而他却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李雪并没有爽约,而是找了个天使来爱他。
  当小芳和林小楼相拥而泣之后,来到书桌边,发现林小楼正在写情书,而且是写给自己的,开头是这样的:
  小芳,对不起,让你苦苦的等了我十年。
  我知道,这十年里是我对不住你。而今我才明白,你对我深如大海般的爱。我才明白,珍惜眼前人,因为你是真的很爱很爱我。也就是到现在,我才明白,人世间最美的情书,不是千言万语的华丽词组,而是你不离不弃的默默陪伴。若没有最深沉的爱,哪里会有最绵绵的等待呢?才会容忍我十年,才会等待我十年,才会真爱我十年。
  七夕到了,请允许我第一次为你执笔,为你写下这份爱的宣言。让我用以后的时间,陪你走完人生的路,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请求。也想寂静的告诉你,你的世界,从此以后,都会有我的足迹。
  小芳,我爱你!真的爱你,就如同当初我深爱李雪一般。现在,我终于知道,你不止是李雪找来的天使,你更是我相濡以沫的爱人!那是我在三生石畔等待了千年的恋人,是我这一生之中最美的遇见。
  亲爱的,七夕快乐。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祝我们未来的路,遍地都是阳光和雨露,愿你我今生能够在一起,生死不离……
  读着林小楼所写的七夕誓言,为自己所写的这一封情书,小芳再次热泪盈眶,哽咽无语。她庆幸,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爱的号码牌;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林小楼那最深沉、最温柔的一份爱。
  之后,林小楼再次和小芳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幸福的笑容洋溢在彼此的脸上,胜过尘世间所有的情书告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fbgf.com  学而第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