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第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美人觚 > 正文内容

心黑才能追到你_故事

来源:学而第一网   时间: 2020-10-16

2006年春节后,为公司制作FLISH的我炒了老板的鱿鱼,在北京开始单干——把做好的作品买给广告公司。为省钱,我从繁华的望京,搬到了五环外一个叫雷桥的地方。

  4月一日的那天,我正用笔记本电脑给一个公司传作品时,突然停电了。我只好将文件拷到U盘上,去找网吧。我找了半天,终于在一条小巷里看到一家名叫“黑子”的网吧。一间小小的屋子,十几台机子,几个小孩在玩CS。一个个子高高,皮肤黑黑的粘伙子问我:“是不是上网?”我问他:“多少钱一小时?”他说要点5元!

  哼!长得像黑人,心也这么黑!公主坟华懋的网吧一小时才3元钱呢!我心里暗暗骂着,却还不得不再问他:“USB接口可以员吗?”谁知他说:“可以,不过得另外加1元。”我忍无可忍:“你这是黑吧吧!”这小子显然是网吧的小老板,只有他玩的那台主机才能使用U盘。他没搭我的茬,一副爱上不上随我便的德性。

  明明知道挨宰,但也只也忍了。不过感谢上帝,网速还挺快,只几分钟就把文件传送完毕。我取下U盘,问该交多少钱。他竞然眼不红心不跳地说:“6元!”

  我问:“凭什么啊?”他往我背后的墙上一指,我这才看见墙上所帖的“霸王条款”:“上网不足一小时的,按一小时计算。”我无话可说,只得乖乖地付了钱,并发誓永远不进这黑网吧!

  然而对于电脑,我是只会用不会安装系统;以往电脑出问题了,都是以前的同事小周帮我收拾。4月台票10日那天,电脑一启动,系统就提示错误,然后死机。我重复启了N次,依然如此。我赶紧给小周打电话,请他给我重装系统,谁知他说他在武汉出差。我心须马上给广告公司传作品,只好问房东雷桥附近有没有维修电脑的地方。房东想了半天,才说:“你去网吧问问吧?”他说:“就一家叫‘黑子’的网吧。”治疗羊癫疯好的重点医院我晕!偌大的雷桥,怎么就那一家黑心网吧?

  当我一百二十分不情愿地走进“黑子网吧”时,那家伙正埋头玩他的游戏。我问他:“老板,你能给电脑重装系统吗?”他慢条斯理地说:“能。”我问:“多少钱?”他像没睡醒似的说:“100元。”我问他可不可以便于一点,他这才抑扬顿挫地回答:“不——能——!

  我真服他了,40多分钟,他就为我装好了系统,赚到了100元。然后,他问我:“FLISH程系要什么版本的?”我老实地回答我也不懂,心里却暗暗纳闷:他怎么知道我是制作FLISH的?他说:“那我帮你下个最新的版本吧。”我说了声:“谢谢”。他却说:“别客气,我收了你的钱,就一定让你满意。”我心理狠狠地骂道:“满意你个头,你可真比黑客还黑啊!”

  我抱着电脑出门的时候,他还说:“小姐慢走,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瞪了他一眼,气乎乎地想:呸!我找你一次就花掉100元,我受得了吗?

  没想到回到出租屋,我怎么也上不了网,只好抱着电脑再去找他,理直气壮地质问:“你装的什么破系统?竞然连不上网!”他说:“你住哪?我帮你设置一下就OK了。”我没好气地说:“你就在网吧设置!”他不屑地笑了,说:“连这都不懂?IP地址不一样,没办法设置。”无奈,我只好把这个“黑客领进了家。

  把电脑的网线连接好之后,他说收费20元。,我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黑呢?”他耸耸肩说:“我这可是上门服务啊!”我除了答应还能怎样,谁叫我对电脑维护一巧不通呢?

  从开机到连接也就两分钟时间,他就拿走我20元钱,真像劫匪啊!不过,他帮我安装的那个FLISH程序,比起原来的既简便又快捷,这让我稍稍感到一点平衡。

  可是没过一个月,5月8日下午5点多钟,电脑竞然无故弹出无数窗口,怎么关也关不掉。我试着重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启电脑,可试了N回,依然如此。我想一定是被那个黑客坑了,不然,不到一个月怎么会这样?

  我气乎乎地提着电脑,一进网吧,就劈头盖脸地质问他:“装的什么破系统?没一个月就不能用了!”他没说话,接过电脑一打开,就弹出一大堆的窗口。我说:“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他轻描淡写地说:“感染病毒了,杀毒吧。”他一伸手,说:“80元。”然后还非常关心地问我:“你是不是经常驻用QQ收发文件?QQ文件最容易携带病毒了。”我心有不甘地说:“买一张杀毒盘才多少钱?你怎么杀一次毒就收80元啊?”他撇撇嘴:“我这可是正版的瑞星哪!”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杀不杀?你自己决定。”在心里骂了他无数次黑客后,我咬着牙说:“杀!”

  他把杀毒盘装到光驱里,叹着气说:“杀毒很麻烦啊!”我一看他又有继续宰我的迹象,忙说:“我不管!如果6点之前杀不完,就得管我晚饭!”他张张嘴想争辩,却被我打断了:“我花钱找你装系统,谁叫你不帮我安装杀毒软件啊?”看我一副想吵架的样子,他就乖乖地闭上了嘴。

  结果,一直到晚上7点,病毒还没有杀完。他抱怨说:“小姐,你的电脑感染病毒太多了!”我才不管他那一套,理直气壮地说:“对不起,我饿了。”我想,哼,你宰了我那么多次,我凭什么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没想到,他竟然请我去吃铁锅柴鸡!边吃边聊中,他说他高中毕业后,到北京打了几年工,自学了电脑,就在雷桥下开了这间小网吧。然后他问我叫什么,老家是哪里的。我怎会轻易告诉他?他既然毫不介意我对他的戒备,主动告诉我,他叫黑柯,老家是山东聊城的。一听他叫黑柯,我不禁笑出声来。他不解地问:“你笑什么?”我打趣地叫了声:“黑客!”他还纠正说:“是黑柯,不是黑客。”我笑着说黑客!你就叫黑客!”他终于明白过来了,满脸通红。

  吃完饭回到网吧,我的电脑已羊的胎盘能治癫痫病吗经安然无恙。他毫不客气地跟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没忘叮嘱我说:“80元钱可以享受终身服务,欢迎你随时来杀毒。”听了这话,我眼睛一亮,有了个报复他的主意。

  没过3天,我的电脑又出“毛病”了——我故意删除了C盘里的一些程序。我要折磨死那个黑心的家火,让他吃了我的钱乖乖地吐出来!#p#分页标题#e#

  我抱着电脑刚迈进网吧的门,就假装生气地说:“你什么破技术,电脑又启动不了啦!”他惊诧道:“不会吧?我已经把病毒清除干净了。”我说:你要赔偿我损失。”他急问:“怎么赔偿?”我手指一伸,给你一小时时间!一小时你修理不好、每超过一分钟,你得赔偿我10元钱!”你不服气,嚷嚷道:“小姐,你也太黑了吧?”我把脸一拉:“彼此彼此!”哼,小子,黑我?也让你尝尝被黑的滋味!

  鼓捣了一下午,出了一头大汗,他都没能把电脑修好。我表面上急,电里却暗暗高兴:反正有他的免费电脑使用,他的主机配置又高,制作FLISH更得心应手。

  很快,吃饭的时间到了,我伸了个懈腰说:“饿了,损失就免了,请我吃饭就OK了。”听到我有放他一马的意思,他急忙说:“好的,好的。”然后自言语地说:“我这张XP的盘刚刻才3个月,怎么就不能用了呢?”

  太爽了!他又请我吃了顿铁锅柴鸡。回到网吧后,我在他的主机上制作FLISH,他则继续鼓捣我的电脑。我只顾制作FLISH,直到黑柯帮我修理好了电脑,我一看表——哎呀,已经深夜12点多了!我急道:“完了,房东一定锁门了。”他说:“那我送你回去吧,万一锁了大门还可以帮你喊房东。”我欣然同意。

  黑柯把我送到出租屋处,就帮我敲了大门,敲了大约10多分钟,房东才十分不情愿地打开大门,毫不客气地对我说:“张娜,你谈恋爱,我不反对,可你不能这么晚回来,影响大家休息!”可恶的黑柯竟秦皇岛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然满脸堆笑地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第二天中午,我又抱着电脑走进了网吧,盯着黑柯不说一句话。他小心翼翼地问:“电脑又不能用了?”我抢白道:“能用我找你做什么!”我装着生气的样子警告他:“如果这次不彻底帮我修好,我就到工商所举报你,说你不但开黑网吧,还赚黑心钱!”他一边服帖地点头哈腰,一边帮我修理电脑。我呢,内心无比痛快地坐在他的主机前做FLISH。为了讨好我,中午吃饭时他还帮我买了红烧排骨。几个上网的常客揶揄他说:“老板,你对老板娘可真好哇!”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心里却喜滋滋的。

  从那以后,我的电脑隔三差五地出毛病,不是感染病毒了,就是系统瘫痪了。每次,我都理直气壮地拿到黑柯的网吧让他修理,然后在他的主机上工作。

  2006年9月的那一天,我对黑柯说:“干脆你教我修理电脑吧!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总麻烦你了。”他却说:“没事,没事,我收了你的钱,也向你承诺了,就一定做到终身服务。”我说:“那以后我搬走了怎么办?”他说:“那我就跟着你,终身为你免费修理电脑。”我修涩地说:“真讨厌————”

  的黑柯跳明恋爱关系后,我跟他学会了一些电脑维护知识,疑问却越来越多:奇怪,我的电脑先前应该不会那样频频出现病毒呀?也不应该很快就瘫痪不能使用啊?直到这时,黑柯才老实告诉我,我的电脑故障是他故意捣的鬼,他说他从我第一次去网吧时就喜欢上了我,于是就趁我不注意,在我的U盘里设置了一个病毒程序,不时地干扰我的系统,直至瘫痪,好让我经常找他修理!我一听,佯装生气,要拂袖而去时,他狗急挑墙地也揭穿了我的秘密:“你也故意把电脑鼓捣坏,让我修来修去的嘛!”我握紧拳头说:“黑客,你这个心眼极坏的黑客!”他竞然理直气壮地说:“不黑,怎么把这么美丽的女孩追到手呢”

  我晕,认栽吧。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fbgf.com  学而第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