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第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美人觚 > 正文内容

圣诞节的夜晚_故事

来源:学而第一网   时间: 2020-10-16

  圣诞节是洋人的节日,流传到中国,国人现在也很流行过这个节。也许这是一年中最后一个节日;也许人们经一年中的忙碌,感觉倦了累了,在枯燥的冬天里想放松放松压抑已久的心。所以每年圣诞节来临之前,就有许许多多的人会想到这一夜怎样去寻找快乐。

  圣诞节来临之前,滨城大街小巷门市房的玻璃窗上,都张贴着各种图案的圣诞老人头像,有的门口锦上添花再装饰上两棵圣诞树。

  黄昏将至,圣诞树便散发出五彩缤纷迷人的光芒。

  看到这些装饰,年轻人自然会认为狂欢夜是为他们准备的。所以,当此时有这样一群以老年人为首的人打的时,出租车司机眼里,怎不将他们审视为“老不正经”。这群老不正经且带着几个年龄段差异悬殊,看不出是什么关系的成年或未成年人,前后打了三辆出租车,招摇过市、嘻嘻哈哈地来到迪吧舞厅大门口。

  “迪吧舞厅”的大牌匾,镶嵌在三层大楼上,本就金碧辉煌,再被夜晚马路上的霓虹灯及大门周围彩灯映照,反射的光芒;却又是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迪吧舞厅显得格外独立又那么迷人。

  红姐一身“大上海”年代阔太太穿貂顶帽的装饰,率先垂范领着众人走进舞厅,走到收票处入口,很有范的从貂皮内兜里掏出票夹子,抽出价格为二十元一张,十几张接近三百元的舞票,像似递钱币一样递给收票员。收票员数票的当口,左右把门的保安分别向红姐投去尊重,且很熟悉的表情,并做了向里面请的手势。

  红姐在这群人里属于大姐大,年满五十九岁,却有着三十岁女人的心,高跟鞋从不离脚,穿戴讲究时髦,说话赶潮流。这群人为了乘吃乘玩,当面称她红姐,背地里都叫她富婆。红姐隐约听了,似乎不辜负美其名曰,更加愿意为这些邻居和麻友们付出。为了讨得一个“好”字,为了有人前呼后拥,维系自己夕阳西下几时回的不空虚的心灵,红姐的话语权只能是慷慨付出。

  红姐领着众人来到喧闹的舞厅里,将年龄段差异悬殊的八九个老中青安排到茶座上,并买了两茶座的单。然后领着直近朋友,可以说里面有她的小情人等,径直向舞厅幽暗的劲头走去。丢在舞厅里的这些人,许是她与小情人的关系不想被那些人知道的太多。

  小白脸程晓坤小她二十岁,二人是在麻将馆认识的,已经相处两年多了。两年来,二人之间发生了多少亲亲我我醋意萌生、尔虞我诈钩心斗角的事情。红姐就像经营着即将实现的爱情一样,无怨无悔的牵就着向前奔着。就像此时带领程晓坤及几个恭维的知情内幕人一样,昂首造成口吐白沫的原因有哪些挺胸,眼脸泛着得意的光向黑暗处展扬扬的走去。

  黑暗处的尽头,便是粉红色与金黄色成为一体的大片歌房,戴着圣诞老人小红帽,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的服务生们,割几米远一个分布在歌房走廊门口,红姐随意的走进一个服务生,像似在说行话:“五人间儿!”

  服务生马上推开一个不大不小的歌房,红姐(五十九岁)程晓坤(三十九岁)张谦(五十七岁)李军(五十五岁)王小敏(四十六岁),随之兴奋的走进去。包房点歌屏上出现圣诞快乐四个字,包房四周散发着温柔迷人的歌曲。

  红姐大大方方地一屁股坐到长条沙发中间,程晓坤、张谦分别陪坐在左右。李军拉王小敏坐到沙发的另一角,王小敏有些叽叽歪歪,不情愿与李军单独坐到角落里。李军却厚着脸皮用力将王小敏按到沙发上。在李军心中,平时再正经的一个人,到了这里也不正经了。似乎进了这个特定场合,就一定会发生不正当的事。

  而圣诞老人模样的服务生表面恭敬,心里似乎也在嘀咕“一群老不正经人”。却又不得不单膝着地,递上一张单子。程晓坤代表男士叫单:“先来一打啤酒,一盘烤鱿鱼丝,一盘瓜子。红姐你和小敏叫什么,你们自己点吧!”

  王小敏借机挣脱掉李军的纠缠,来到众人身边。红姐递给小敏单子:“喝什么饮料,吃什么果盘,你点吧!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几个今晚一定玩的开心尽兴!”

  王小敏显然非常懂事,跟着富婆大姐大身后乘吃乘玩,当然要学乖一点。“红姐是大姐大,红姐喝什么我就喝什么,红姐你点!”

  每每得到这样的阿谀奉承,红姐心里美滋滋的,鼻子眼窝都是笑,有种得意的自豪。“那就再加一瓶干红,四瓶冰红茶,一个大果盘,就这些了。”

  服务生请红姐和他一起到吧台买单去了。程晓坤一高跳起来,拿起麦克风吹了吹,学着舞台上某男歌手的形象,开始手舞足蹈,无声音吼出只有口型,模拟表演,逗得几人哈哈大笑。

  红姐很快回来了,照着程晓坤脑门打了一巴掌:“闹什么,快点歌。今晚点歌你负责了。哥们姐们来来来,点什么歌,都告诉晓坤,咱们边喝酒边唱歌!”

  程晓坤这个小白脸,不如女人给男人当小三好当,在红姐面前是要听之任之的,红姐对他绝对严厉。

  大伙一股脑说出那么多歌,程晓坤用拼音输字,一会点了一排歌,张谦与李军碰了杯子,一杯啤酒一口饮下去,接着又续满酒。在歌房里,啤酒越昂贵,似乎味道越美,越让人喝得有滋有味,比喝茶水还顺溜。程晓坤那对儿金鱼眼跟随啤酒肚已经来到茶几前,程晓坤端起一杯啤酒,儿童的癫痫病都是怎样引起的自罚似的一仰脖灌进去,然后双手一上一下擎着杯子将杯子口朝下,向众位示意不浪费一滴酒,这是喝酒人很讲究的规矩。“看,我补上了啊!,

  程晓坤放下杯子,有人急忙为他满酒。程晓坤晓得自己该做什么,随后站到屏幕前,像歌女一样拿起麦克风开始为大家献第一首歌:“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

  坐在长条椅子中间,焗了酒红色头发的红姐举着麦克风,配合默契主动接过下句:“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程晓坤:“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

  歌房里,红姐和程晓坤男女组合歌曲刚停,张谦的“喀秋莎”又激情万丈的飘起。西装革履的程晓坤像绅士一样向红姐哈腰做了请跳舞的手势,红姐微笑着起身,将手指尖儿搭在程晓坤厚实实的手掌心上。二人来到红地毡上,开始随着张谦的“喀秋莎”歌曲,跳起水兵舞。

  水兵舞即瘸子舞,传说一海军战士战场上丢掉一条小腿,在占地医院按上假肢,回到后方与恋人相见时,恋人几次欲以身相许。为了隐瞒伤情,重返前方,战士在浪漫的音乐中,挽住恋人,随音乐相拥相舞。战士伤势疼痛,一颠一簸上下起伏,像水面上涌起的波浪,浪漫至极。海军战士重返战场,牺牲了。恋人回忆当时,记下与海军战士当年的浪漫情景。那步子和舞姿就是流传至今的水兵舞。

  红姐刚才进歌房时就已经脱去貂皮,此时在地上跳水兵舞,若不看脸,只看晃动在人前一米七个头,胸突臀翘曲线娇美的身段,再加上水兵舞浪漫漂亮的手势,简直一个大美女。

  张谦的《喀秋莎》”结束,三人回坐。王小敏早已为红姐斟满干红酒,五个人举杯。红姐提议:“来,为了2019年,圣诞快乐,我们共同干一杯!”

  “啪”一声撞击,干红和啤酒一饮而尽。“爽啊!畅快!”程晓坤抹去嘴牙子边的酒星子:“这回轮到我倒酒了,你们下去唱吧,谁会谁就主动上去唱!”

  这几个人,谁都晓得程晓坤年纪轻轻的,干活做生意干啥啥不行,见了饭桌和啤酒,别说这些老家伙,就年轻人谁也喝不过他。有人说程晓坤的肚子是漏斗,肠子是过滤器,一头进一头出,啤酒液里的营养都被胃肠吸收。至从程晓坤与红姐好上了,麻友们发现程晓坤的啤酒肚一天比一天渐长。

  屏幕里的歌不停的播放着,就像年复一年加快的时代步伐。有的歌曲你直嘎巴嘴不会不等于别人不会,就像时代的步伐你原意停止不前不向前走,不等于别人不向前走。人们只有紧跟时代的步伐,才会感觉身心年轻,自己不老。

  总想与小敏癫痫治疗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弄出点什么名堂的李军,看众人都在用眼睛盯着他,只好离开眼前的啤酒,抬起屁股走向屏幕,拿起麦克风,一曲“今夜无眠”歌曲旋律响起,这首歌曲属于华尔兹舞娶,速度很快,似乎催促着椅子上坐着的人起来伴舞,否则良曲很快就会一现即逝。

  张谦甚是恭维地急忙拉起红姐的手:“美女来跳一曲吧!良宵一刻值千金。”此时,欢快的歌曲在李军的喉管里响起:“今夜无眠,今夜无眠,让欢乐穿越时空,激荡豪情无限,来吧亲爱的朋友,来吧亲爱的伙伴,让我们为相约举杯祝愿,舞翩翩月也无眠爱在天上人间……”

  五十七岁的张谦和五十九岁的红姐华尔兹跳得非常棒。玩在兴头上,程晓坤忘记了约法三章,主动伸出手,邀请王小敏跳舞。王小敏执拗了一下,看看红姐,但也随着程晓坤下去了。许是酒壮英雄胆,许是想与红姐晒晒舞姿,程晓坤带着娇小的王小敏,在几平米的地面上与红姐张谦二人不时交叉错过。

  红姐脚步错乱了,缘于她看到了程晓坤与王小敏默契的舞姿和甜美的笑。这时屏幕上播放的是《窗外》也是华尔兹曲,李军依旧挑战自我,跟随曲子唱着:“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地爱过你这么多年,明天我就要离开。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一次次默默走开,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

  红姐内心不能容忍任何女人与程晓坤献媚嬉笑。因为一年前,他们就明目张胆的确立了关系。那一天那一幕,随着红姐手势的挥舞,身子的漂浮,脚步跟随舞曲的妙动,闪电般闪烁在红姐眼前。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上午,红姐背着大她二十岁的丈夫,与有过几次暖昧关系,曾是麻友如今确立为情人关系的程晓坤偷偷幽会在某桑拿浴休息大厅黑暗处的一角,在曼妙温柔遮人耳目的音乐声中,二人躺在黑暗处长条椅子上休息。借助微弱的灯光,二人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两张面孔红扑扑的。程晓坤的一对金鱼眼,有些红肿,他在认真倾听红姐叙述过去的人生:“晓坤,我的身世,你早就知道了,咱俩能发展到今天,也是由于我心里扭曲造成的。当年离婚后,我一个人带着一双儿女,吃进了苦头把他们养大。一个上初中了,一个准备考大学。这时,我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撑不下去,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吕和。”

  程晓坤泛吧着大金鱼眼,似乎为她很难过:“这些我都知道,你都说不下十遍了。不就因为你供不起儿女上大学,吕和有房地产,是百万富翁,只是年龄大你二十岁,为了供孩子上大学,你委屈自己嫁给了他吗?!”

  红姐如一个少女,咬着嘴唇含情脉脉地:“是的,那时他老伴刚死不久,儿童患了癫痫该如何治疗他的两个姑娘和我般大般,得知我们两个见面,确定了关系,就阻止我嫁给她们的父亲。当我夹着包来到吕和家,两个姑娘就将他告上法庭,吕和只好通过法庭,将现金和房地产三一三十一分了,我和他的两个姑娘一样,各得一套房子,三十万现金。吕和怕我将来有一天变卦蹬了他,和我立下字据,要我为他养老送终。”红姐悲泣:“为了两个孩子,年轻时,我一个人苦,中年嫁给大二十岁的老吕,我也苦啊!本以为晚年儿女孝顺也是幸福,可现在看来,指不上他们了,我的心完全释然了。”

  程晓坤低下头不语。红姐叹息:“咳,我的儿女只能得到那些了。他们不知道吕和和我又建了那些小平房,动迁得了三百万,如果知道,他们也许就会经常和我们沟通,就不会冷落我们……”

  红姐抽泣起来。程晓坤为红姐一边擦泪,一边安慰:“别哭了,还有我呢!你认识老弟不感觉快乐吗?”

  这时红姐一把攥住程晓坤的手,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岁美少妇的状态,丹凤眼显得格外色眼迷离。她看着程晓坤:“晓坤,你真的爱我吗?”

  “真的,我真的爱你红姐!”“那我也大你二十岁啊?虽然你说你爱我,我猜想你现在的心理也会像当年吕和问我时一样,那时我说我爱他,心里头背负着多大的不情愿和委屈啊!你呢,你现在也是这样的心理吧?”

  “不,红姐,我是真心爱你,你看你虽然面容有点皱纹,但你的肌肤白嫩,体态像大姑娘一样,很美,性格又那么活泼开朗,思想和心态都像年轻人,哪一点都值得爱,只是年龄……但年龄又算个什么呢?神雕侠侣里的杨过和小龙女不也……”程晓坤说这些话时,尽量使自己的语调真实亲切感人。

  “杨过和小龙女怎么了?”“他们之间小龙女也大杨过十几岁,他们不也甜蜜相爱吗?红姐,你也和小龙女一样,非常年轻。我们之间不提年龄,我的心真的感觉和你挺般配的!”

  红姐听过很多人这样夸她,自己却也常认为自己不老。心的世界里,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此时怎能不和盘托出自己美好的打算。

  “晓坤,红姐是这么想的,如果你真的爱红姐,红姐也像当年吕和对我要求的一样,我们现在暂时就这样忽明忽暗的处着,吕和也快八十岁的人了,还能有几年活头,我们夫妻一场,我一定把他晚年衣食起居照顾好,陪伴他到最后那一刻。等他走了,我们俩再组成家庭,如果你能像我对待吕和那样,我们也可以签字,把吕和留给我的房产,遗赠给你,如果你觉得委屈你,那我们还像现在这样做个情人,当你烦了厌了,你就离开我,这当中我也不会亏待你。”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fbgf.com  学而第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