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第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重力水 > 正文内容

再见,已是握不住的景年_故事

来源:学而第一网   时间: 2020-10-16

  第一人称:雪伟

  0.1序

  很早之前就觉得应该写些东西,毕竟回忆会淡,星光会暗,有情人会散,就像徐先生说得那般,美好经不过时间,悲伤抵不过遗忘,可曾经总是要想方设法地留下并纪念,不为别的,只为留下那一点纪念。今天的故事并没有脱俗清新,一样是美好之后有悲伤,最后,差点被我遗忘,也许已被你遗忘。

  我叫雪伟,从出生起叫了十七年,父母大人及家里一众从小就“伟子、伟子”的叫我,可叹啊,叔叔是根正苗红的山东汉子,于是乎我就华丽丽有了“鬼子”这一称号……以致后来自己改了名字,也摆脱不了这个魔咒,但也是后话了。而我们的故事确是开始于这个我想忘记却已深入骨髓的名字里。

  2008年的我一个暑假都在奥运的热潮中荡漾,距离中考已经结束了两个月多月了,距离拿到CS一中的录取通知已经一个多月了,当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不到一点点。在父母大人的心里考上CS一中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的门,就允许我跟着朋友一家前往大帝都,一睹帝都和奥运的风采。于是军训和北京我要做一个选择,这毫不亚于:“你觉得是你妈好,还是你爸好?”这个渗进所有孩子童年的魔鬼选择题。当然结果是我选择了后者,多年以后,在北京,每每遇见那些青春洋溢的脸我都会想如果,如果当年我去军训了,而不是选择热闹盛举,是不是回忆就会美好一点,故事就会简单一点。

  0.2留下想念的初见

  待我们一行人从北京回到CS市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由于错过了军训,我与同学们的相处晚于起跑线10天,这让我隐隐得后悔,尤其看到同学们在课间,三五一群的时候……军训刚结束不久,还没有正式上课,我倒是不担心有课程拉下,就是怕没有交心的朋友,辗转找到08级办公室,正纠结到底要不要喊报告才能进办公室的时候,一个抱着一打A4纸的美女从办公室里出来,我连忙拦住,其实当时只是想着问一下22班的班主任赵老师在办公室吗?

  结果太紧张脱口而出:“美女,你是赵老师吗?”

  “对,啊,我姓赵,但美女就不敢当了。你薛薇对吗,这么快就来了。”我正囧着呢,一听到“班主任”如此亲切喊我名字,我当时觉得可以预见自己高中的幸福生活了

  “不快,还有点晚,呵呵,,呵呵”我一门心思幻想。

  “跟我走吧,都等着你呢,不然开始不了!”美女老师冲我嫣然一笑,我就只有跟着的分了,一路上光在自己肚子里打草稿,怎么样来一个高调却也低调的自我介绍,一路上光想想就美得不知所以了,现在想来当时的我真有一种属于年轻人的自信。

  “到了,你先去等我,我去找刘老师把话筒拿来试音!”班主任转过身甜甜地对我说。

  “到了?”我确定自己用的是疑问句。可眼前的“班主任”显然听成了感叹句。踏着小高跟走了,没错,走了。看着第二会议室的大门,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五个字,到了这一步我还是没有多想,推开门偌大的会议室只有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应该是在擦黑板,纯白色的T恤,笔直的牛仔裤,一尘不染的板鞋,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你陈正煌,你可能是听见了响声,转过身来,低头把黑板擦放下,冲我礼貌性的笑了,一句话闪过我的脑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你是薛薇?我叫陈正煌,是赵老师带你来的吗?”你的声音涓涓流水般清澈,伴着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恩!对我是雪伟!”我用仅存的理智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当时我紧张爆了,在一起的那天,跟你细诉,从此你总会傲骄地说,是你的颜值打败了冒失的我,我懒得同你争辩,但心里会默默补充到,是你的笑。很暖。

  “你军训报幕表现得不错啊,赵老师都对你夸到天上去了。”你不咸不淡地说着,我短路的脑子在接触到军训这一敏感字眼豁然清醒:“军训???”

  “军训!!”你点了点头。

  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压根就没有参加什么军训,“我没有参加——”还没说完门被从外边打开,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班主任赵老师”

  “哎哎,同学,你说你不是薛薇,你瞎跟着跑什么,不是瞎耽误工夫吗?“赵美女一脸的不耐烦,朝旁边长得如花似玉(原谅我当时对漂亮女生就只能想起这一个形容词)努了努嘴:“这才是薛薇。人家找到这边来了”我猜当时的我肯定一脸衰像,只觉得自己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我是08级22班的张雪伟,我找22班班主任赵老师。”我大概用了,能拯救一个银河系的时间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在我清楚看见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包括当时的你,我拔腿跑了。后来咱俩在一起后你不断跟我解释,说你只是习惯皱眉并没有嫌弃我的意思,我也会皱着眉头说不相信,其实那是骗你的,你说什么我都信。

  0.3开始的开始

  没有费尽心思的自我介绍,没有接下来的任何意外,没有——有,我开始了高一的生活,日复一日。让我偶尔会想起一句古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然这期间我问过同桌灿灿知不知薛薇何许人也,结果可想而知她的回答是,只要参加过军训就知道,好吧!我不知道,我没参加过军训,成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快忘记那件糗事了,可当我再见到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没忘记,一点也没。再见是深秋,已经不是一点两点的冷,仗着家近我就一直没有住校,大不了比同学们早起会,晚睡会,图个自由痛快,可是夏天还好早上6点就已经天亮了,可一过秋分天冷起来,6点天才蒙蒙亮,苦X的我就骑着自己那辆折叠“小宝马”上演了每天都会表演的速度激情,结果现实给我来失神性癫痫是什么?了一个阴沟里翻船车子华丽丽地飞了出去,一个游龙甩尾就给还没睁开眼的我送了一狗吃屎。我发誓当时是疼的,很疼,但是我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爬了起来,在一片狗吠之中打量着四周,还好没人,要不老脸就丢尽了,这才回过神来看见手心被擦掉了一层皮。“呀呀呀的配,一个人都没有(其实自己才不想有人呢)谁规定的学生要起这么早,我这小暴脾气……”我一边抱怨一边把电动车扶起来一份尴尬一分后悔。早知道不睡那10分钟的懒觉,我把自己检查了

  一遍,从里到外,果然只有手受伤了,感谢老妈买的秋裤!!!一辆电动车停在了我脚边。

  “张雪伟,要帮忙吗?”没错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你,但我保证我已经不仅一次两次三次听见你温婉如玉的声音,在梦里也听过。

  看见我老半天不说话你皱了皱眉,笑了,我当时就发誓我真没见过比你的还要让人心动的笑:“陈正煌,开学那会儿会议室见过,你不会不记得了吧?”你笑着问。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我记得你那天如沐春风的笑,记得你如画的背影,记得你微皱的眉。我一脸花痴地点了点头,当然,这话只限自己心里想一想。我拒绝了你的好意,用自己最淑女声音生硬的说了感谢的话,看着你微皱的眉头,我竟然也有一种看见阳光的feel。

  那天一起回学校的路,是我第一次在你身后骑车,看着你干净的背景,我想了很多,就没想到它竟装饰了我高中三年的梦,我骑着车子为自己祷告就一直这个样子走下去,没有永远,只有……去哪了,一路上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可一进校门你却不见了,我是心里一万个懊悔,都不知道你车子停哪个区,怎么邂逅!!!本想利索的把车子锁上,结果一体锁罢工严重怎么也锁不上!刚要放弃这无用功的努力,就被递到自己面前的创可贴吓着了,果然是你,瞬间被融化,我低头把手上的伤口贴上创可贴,你弯腰给我锁车子,看着你清爽的头顶,我不知所云。

  当你锁好抬头看着我的时候,“谢谢,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流血了。”我把贴好创可贴的手亮出来,害羞地低了头,同时也错过了你不解的眼神和微微皱起的眉,

  “我不知道你手受伤了。”我抬头看着你,你的话就像是烟花似的在我脑子里绽开

  “我只是看到你下巴,蹭掉了一块皮。”

  ……

  0.4在你附近四季如春

  那掉了一块皮的下巴肿了一个包接连几天都没有消肿的迹象,每天照镜子的我发四,真的很滑稽,很丑,中午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哪里没人我就往哪里走,我恨自己恨到就要抓狂了,看着人潮拥挤的食堂,我决定在学校“寂静岭”溜达两圈再去吃饭,跟很多不自信的人一样,我讨厌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哪怕你是再普通再平凡,再不起眼,哪怕你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可还是不能做到释然。我们虽然不会成为世界的公主,可我们始终会守护住自己的江湖。

  再回到食堂果然只剩下了稀稀拉拉的几个人,看着窗口里的残羹剩饭,我还是能够强迫自己接受的,我们平凡的人没有电影里耀眼而轰轰烈烈的青春,没有电视剧里蓝色的十八岁的天空,却有跟电影电视剧里一样得了肌肉萎缩症的打菜大叔,端着好不容易在他抖抖抖地勺子里活下来的红烧肉,却找不到自己的饭卡了,明明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还有呢,翻遍全身,也没找到,看着黑了脸的大叔,爱惜,我在心里把自己咒骂了不下了八百遍,“滴”一只修长的白净的,我真想把所有自己能想到的形容词都用来形容这只帮我刷卡的这只手。后来你总会调侃我说,那时目不转睛看着你的手的我等同于看着红烧肉的我。吃饭的时候你有帮我打了一份鸡蛋汤,虽然今天我是想买椰奶喝的,但介于自己没钱没卡,我还是默默地看着你端了连两汤从窗口过来,我连忙去接,你都没理我就走过去,吃饭的时候你才问我手上的伤口好了没,我当时正端着你打的汤,喝着,研究着要不要把碗偷回家。心里一暖。就忘记了说谢谢。你又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吃饭我捂着下巴,说每天照镜子觉得挺丑,你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汤看着我真挚地说,科学研究表明镜子里的人要比现实中的人好看30%。

  我被噎着了,你又说,我不嫌弃。

  看着你快要走出食堂的背影,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明天是其中考试的日子,今天我认识你两个月了。

  由于明天考试晚自习提前下了,我收拾好书就跑到A车区,守车待人。好学生就是不一样下了晚自习都不着急回家的吗?都等了20分钟了,20分钟呢?都能写一首诗了。“等待。我一直在等待,你沿着我的诗而来;坐观垂钓需要等待;倚门望子学要等待;尽管你的高考试卷答得最好可是还是要等到录取通知的到来;尽管咱俩两情相悦我还是要等到你的告白;啊,等待不一定成功,而成功必须等待。”“自言自语什么呢?”这是你见到我的第一句话。

  “我在做诗呢!!呵呵呵呵”我大囧走路怎么都不出声的呢。

  “你等我呢”

  “就是明天吧,我想请你吃个饭,今天多亏你了,中不中,吃饭。”我磨磨唧唧的看着你开锁推车。

  “不中”

  “……”

  “你卡不是还没找着的,明天我请你,中午在教室等我。”说完你就和等你的男生就走了。

  对了!!!你走之前还评论了我的诗:“你那诗?倒数第二句还挺有水平的!!!”

  在教室等你,你知道我几班吗?你怎么知道我饭卡还没找到?对啊。我饭卡到底丢在哪里了?今天才星期二要是真丢了,还得等一个星期才能补张新的。倒数第二句,是哪句,世界啊!原谅我的脑容量!

  果然饭卡是真丢了,霸王餐已经吃了快一个星期了。而霸王就是你陈正煌了,本来对你就没有免疫,结果在再加上好吃的,你们这个组合癫痫病新治疗方法是什么呢彻底俘虏了我,一想到明天就可以补卡了,我也是如释重负拍着你的肩膀说:“下星期,下星期跟姐混。”我一边吃着甜筒一边说。

  “光下星期啊?”

  也对!这么大的恩情,至少请两星期。

  “我想一直跟着伟姐混,成吗!”你一句话萌的我一脸血。“啊”

  “啊什么啊,你以后还是一直跟哥混吧,寂静岭捡的,明天不用补了,不用谢”一张饭卡贴在我脸上,你一脸张扬地走了。

  “一直是多久啊”我冲着你的背影没形象的喊。路过的历史老师倒被吓了一跳,扶了扶眼镜走了。

  你一阵风似的回来“一辈子。“

  我的单恋持续了整个秋天,在冬天将要来临的时候戛然而止,现在的你知不知道:多年前某一天下午,坐在课堂上发呆的我,历史老师的声音越飘越远,那时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比不比我的喜欢多,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窗外的栅栏上,一群麻雀叽

  喳着飞过,同桌一直捅我的胳膊,老师让我站着听课,同学们在窃窃私语,窗外的树叶滑落,没有人注意到我是那样快乐,再次想起还想重新过.....

  0.5.山长水远,我们没赢过时间

  2008年的冬天,花也开得特别灿烂,你的笑也灿烂。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得我喜欢你,又为什么会喜欢我。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你。是的,我喜欢你的虎牙,喜欢你的手掌,喜欢你一尘不染的笑和干净的背影。现在已泛黄的圣诞节的围巾是你给我的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礼物,还记得当时你说怎么没下雪,我说:为什么要下雪吧,不会想和我一起白头吧,你说只是想看而已,看见你看着弯上去的嘴角,我也笑了。三年三个圣诞节却没有下过一次雪。那时候的我们觉得,时间还很长,我们很善良,有勇气一起走四方。

  因为太喜欢所以,是不是容易厌卷?三年,我觉得我开始厌倦,厌倦没有自我的自己,每天担心你会对别人笑,拉别人的手,与别人一起骑马喝酒追逐自由。而你的厌倦也让我厌倦。

  你说你不喜欢一天回我50天短信,我说,都高三了,每天只能见5分钟让我很害怕。

  你说你不喜欢我跟你朋友唠叨,我不跟你朋友唠叨我怎么知道你好不好。你说什么,我做什么。可为什么还得不到你的承诺。

  一模成绩下来了,你说让我好好学习。

  我说:那就不要再见了

  你说:再见。

  想想觉得讽刺,平淡的开始,平淡的结束,就像萨拉热窝事件的高考让我们从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过去的关系全都无力维系,终是青春太过单薄,风轻轻一吹就散了,离开的时候,你忘记了留给我最后一次微笑,我最喜欢的你的微笑。

  一个人远走他乡,我在天南,你在海北,我忘记不了,你说过的江畔小舟,轻摇的芦苇,所以在江南等你,到头来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山长水远的异乡,注定我要一个人看荷花,而不是和你一起顺江而去,伴着荷花延绵千里。

  有时会想念,翻来覆去看着电话薄,终究还是不会按下拨打键。时光变迁,逝去的流光再无交集,就像我们拾不起清晨散落在书桌上的光线。我想我再找不到一个可以联系的理由。因为不确定你在未名湖畔是不是也在想我,我害怕,在你心里,没那么重要…

  于是故作潇洒的对自己说“相见不如怀念”。就像母校食堂的红烧肉已经没了记忆中的美好。

  有时候想想,对于我来说你是一首太过仓促的诗,并且名字也很俗,叫——青春。

  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这是谁说的,现在的我只想加上一句:爱过了,始知相忆深。

  还有我也在北京。

  第一人称:陈正煌

  1.1读一首诗的时间,遇见你

  2008年,如果不是汶川地震,北京奥运,和你的出现,我真得以为它只是平凡的一年,就像我过去的与书相伴的17年。从小学到高中,没有波澜的日子告诉我还有3年高考,因为自爱惯了,所以我有我的自尊,裸分成绩第一被CS一中录取,军训汇演上的升旗手,新生发言的代表,我的日子循规蹈矩,而这,也确确实实是我的日子。

  如果时间能过重新来过,我大概也是会答应担任CS市中学生运动会的报幕嘉宾,第一次彩排,第二次遇见,也许是冥冥中种下的缘。

  一天两次遇见,我记住了一个,不一样的你。

  第一次遇见,在“寂静岭”,听大二的学长偶然间提起过那里的安静,午饭前我总是要在那里背上一篇英语课文,或者是一首唐诗宋词,我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学习,然而还是输给了压抑在骨子里的安逸,我喜欢上了这里的环境。因为是午休时间平时就寥寥无几的身影就更不多了,那天约了政教处的老师彩排,看着时间还早,便给了自己一首诗的时间,远远看去一抹红色的身影,而地点是我这些日子一直坐着的石凳,对了,忘记和你说那就是你第一次读“等待”这首诗?如果也算是诗的话。后来才知道这首诗都快被你反复碎了,是你的原创,亏我还以为你在学习。看着你手舞足蹈的样子,我隐身于树林之中,原来学习对于学生还可以这样快乐。

  1.2梦想天堂你的名字清晰可见

  到了和赵老师约定的会议室,习惯了每天赶着生活,终究是放慢不下脚步,到了才发现会议室里空无一人,看看腕间的时间,时间还早。这时间至少还可以计算两三道数学大题,背会七八道化学方程式,看着黑板,我自嘲的拿起了粉笔,十七年的经历让我认为这样会让时间更真实,而事实上确实如此。

  当我写完最后一道化学方程式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声音不大,听得出来人的小儿抽搐症能治疗好吗?小心翼翼,迅速的把黑板擦好,转过身去,意外地看见了你。还是那一抹红色,离近了更是鲜艳。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都会让我想到一个名字“薛薇”,你的回答也证明了我的想法。事实上你比我想的,或者说比我听到的要普通的多,你的声音很清澈,让人很享受,但是就正式的报幕而言,你应该还是欠缺的,比如你时不时脱口而出的东北腔。也许你的实力并不能从一首叫不上名的诗上体现,毕竟之前,赵老师不仅一次在自己面前夸过这次的搭档。那天你似乎不是一般的紧张,这可不像在“寂静岭”念诗的你,我把老师夸你的事情告诉了你,认为也许这能让你找回自信。但事情却没有我想的那般,你反而更紧张了,或者说是疑惑。

  你急着向我解释什么,我们离得很近,我清晰地看见你鼻子上晶莹的汗滴,赵老师姗姗来迟而她带来的消息替你解释了你的不安,听着赵老师对你的训斥和解释,我皱紧了眉头,心头淡淡的不爽。听着你语序颠倒的解释,我强忍着笑,目送你飞奔出去的火一样的身影。或者说火球一般的身影。

  事实上正如我想的那样,我真正的搭档真正的薛薇,确实有着可以让老师夸赞的好声音,好嗓子。可是整个排练的过程我却极不走心,也许是我太不专业,如够专业的话怎么会把“雪伟”听成“薛薇”呢。事实上有很多事情值得否定,但有一种性格的人是不容自己否定自己的,既然选择了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运动会的报幕很成功,尽管我是个不够专业的人。几个学体育的哥们,调侃着我和薛薇,我下意识

  的反驳,而脑海里出现的是“雪伟”你的名字。我笑了,被哥们敲诈了一顿麻辣香锅,只有我自己知道,这笑是为了什么。

  回到家,第一次对那厚厚的化学试题没了兴趣,在演算纸上不断地写着薛薇,雪伟,最后只剩下雪伟,一瞬间清醒,一瞬间执念,清醒的旁观者嗤笑当局者的执念。重重往床上躺去,如局外人般把早已没了空隙的纸张揉碎,任其在空中划着完美抛物线。记得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时间之后回到书桌前,捡起落在桌角的纸团放纸篓。

  虽然CS一中算是较为不错的中学,但纵使有千般好处,万般无奈还是有些许混日子的同学,他们上课睡觉,说话,玩手机,下课打,胡侃,拉山胡。话说谁又能保证这样的青春会比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我们要早腐朽呢?去数学办公室送了趟卷子,快到教室的时候被“苍蝇”为首几个哥们拦了下来,在走廊胡侃是他们的乐趣,内容包括老师,学生,美女,恐龙,球赛,球星,本想一走了之,却看见楼下的你,你和你身边挽着你的女生是这次哥们课间的话题。我为你停下了毅然而决然的脚步,当然一如我所料,他们的注意力更多的,或是全部都在你身边的女生身上,至于他们说些什么我早已记不清,只记得你手指着远方,描述着理想的模样,身后及腰的马尾一如既往的张扬,即如那张脸的神采飞扬。

  1.3一路奔跑,只为等自己

  似乎这就是你的作息规律,大课间和不同的人在我们楼下的长廊里调侃理想,终于它也成为了我的作息规律,大课间在你们楼上的长廊里听哥们胡侃,只为看一眼。你偏爱红色,从夏天的衬衫到秋天的外套,都是那种跳跃的色彩,容易让目眩。

  从开始到现在,我的改变让哥们“苍蝇”,大名时尚飞,很是意外,面对他的调侃我总是不堪一击,一语中的又能用什么借口来隐瞒呢?况且我并不想隐瞒些什么。

  昨晚写完试卷已经凌晨,第二天貌似起的晚了一些,往学校赶得路上,远远看过去,是你,我第一次觉得我的视力不容小嘘,你的车栽倒在地上没有扶起,而你却东张西望一脸无奈,我的心里一紧,加快了速度,到跟了你已经扶起了车子,可我还是忍不住停下车子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忙。你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我暗暗嘲笑自己恐怕记得的只有自己,我笑了笑再一次自我介绍了一遍,企图让你回忆起,到头来你却拒绝了我的帮助,看着你坚定的地拒绝的脸,我不能忽略你渗着血的下巴。

  回学校的路上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身后你的存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放慢速度,也许这是不现实的,而我并不讨厌这种不现实。现实是校门出现在视野里,而你的下巴还在渗血,我想突然想起,我的柜子里还有一个创可贴,不自觉的加速。

  停好车一路奔跑,最快的速度把四楼跑了个来回,又终于找到了一脸不耐烦的锁车的你,尽量的平复因为奔跑而加速的心跳,把创可贴递给你,看见你没有锁上的车子,我弯腰锁上,我刻意避着你受伤的脸。当看到你贴了创可贴的手心,我心里想得是这一路骑车的你得有多痛,心中泛起了波澜,当你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手受伤了的时候,我已经在心里把自己自责了几万遍,恍然间,细想你不会没有发现自己脸上受伤了吧?

  事实上你是真的没有发现你的脸破皮了,难道你笑的时候都不痛的吗,自从那天以后,每个大课间都看不见你的侃侃而谈,我都有点不适应眼前的暗淡,灰暗,突然才发现自己是怀念起了那一团红。

  吃饭前,来到“寂静岭”,这次想要的不单单是一首诗的安静的时间,还有让心平静的时间,秋天的“寂静岭”满目黄叶,没有萧索,确是别有一番盎然景色,不知道杨树叶可不可以代替法国梧桐,大抵是不能的吧。

  那天出现在“寂静岭”的你穿着校服,围着黑色的围巾,这并没有妨碍我认出你,你把树叶踩的吱吱作响,多年以后我都能记得那副场景,在两侧种着法国梧桐的小路上,落叶与你。

  很久之后你走了,并没有发现我,我沿着你走过的路,踩着你踏过的落叶,一步一步丈量你我之间的距离,168步,确实比天涯海角近一些。在深陷的脚印里捡起一张贴这一张青花瓷的饭卡,上面只有一句话,没有署名,却让我想到了你:等我饿了,我才想起你。

  我朝食堂飞奔而去。

  看着你浑然不知饭卡已丢,低头锁眉翻找的模样,我想我没有错最好的羊癫疯医院的专家过太多,奔跑,目标是你,到了你所在的窗口,我却听从自己的本意没把饭卡还给你,把自己的卡给刷了,你一脸不可思议,盯着我的手。我知道我手里拿着的是我的卡,因为我并不打算把卡还给你。

  你的脸上是感谢的,心里估计也是。要不然晚上下了晚自习你就不会等我到放学,说着感谢的话,要请我吃饭,我握着口袋里的你的饭卡,提醒后知后觉的你,饭卡已丢这一事实。因为明天我想请你吃饭。我简短地点评了你的诗,今天我才知道它是原创并且可以称得上“等待体”。尽管咱俩两情相悦我还是要等到你的告白。两情相悦的是我们吗,你要等的会是我吗?

  1.4你的脸庞琥珀发着光

  我知道学校的饭卡只有星期一才能补新的,我用这个理由请你吃饭,很高兴你没有拒绝,你每天叨念着要补饭卡,回报我,我心想回报就不用了,只要,等我就行了。

  终于明天就是星期一了,还是你提醒我,我才记起。送你回教室的路上你释然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要包揽了我下周的伙食,我第一次尝到了着急,把饭卡还给你,并承诺你可以一直跟我混吃喝。我以为你会明白,我错身走开,因为不自信,因为怕被拒绝,因为怕看见你一脸不懂得表情。

  一步、两步、三步、我在心里数着我和你的距离,在数到十三步的时候你的声音传来:“一直是多久啊!!”真是十三点哈,我转身用五步走完了十三步的距离看着你发光而亮闪闪的脸说了:一辈子。三个字,我也知道那是我许下的第一个诺言。

  感谢老天,你还只是初级的十三点,你懂了。

  冬天来得很快,“寂静岭”的树上已经没有多树叶了,即使有也是破碎不堪的,在深秋的风里,嘤嘤私语。地上的落叶似乎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我牵着你的手走在已经腐为经络的杨树叶上,寂静无声,你问我有没有觉得这般很浪漫,“浪漫?”“对,浪漫。”我亲

  眼见过你在铺满落叶的寂静岭踱步,那才是真正的浪漫,满目金黄,蔌蔌作响,水到天成的美景。而今天这腐烂的树叶,光秃秃的树桠,只有冷而已,我微微皱眉。你仿佛是看透了我的想法,松开紧握的我的左手,站在了我的前面,错停了我前行的双脚,注视着我“你难道不知道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树,吗?”看着你真挚无尘的双眼,我笑了,一发不可收拾,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杨树抽芽的嫩绿,可最多的还是火红的江花,你看见我莫名笑了,缩了缩脖子,搓了搓手,整个下巴埋进围巾里转身继续向前走,我跟过去,看着你老不大情愿的样子,说:浪漫。你小声低喃,你说你喜欢江南烟雨,我们一起考到江南去,秋天走在落满法国梧桐的小路上是我能想的最浪漫的事之一。其实对我而言,看你在落满梧桐叶的小路上向我走来也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没有之一。

  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下晚自习,只要是一起,我都愿意。你是我见过得最有活力的女生,可以从早上到晚上一直精神饱满,每天课间我们发短信,中午可以一起吃饭,放学可以一起回家,你包容我的疲惫,我的懒散,我的拖拉,那阵子我从没有看到你的不满,你的埋怨。我跟别人一样学着帮女朋友买早饭、中饭,晚饭。第一次帮你买早饭,记得你抱着那包手抓饼半天没撒手,高兴地手忙脚乱,对不起从我心里涌起,看着你灿烂的脸庞,我想把它当做琥珀珍藏。

  1.5岁月彷徨,你是我落不下笔的文章

  本以为我们至少可以握着彼此的手走过我们在这年少青春里能够许下的长久,我们能够一起在雪中走到白头。

  备考却替年少岁月给了我们最响亮的耳光。

  高考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六月,就像篮球场上那还不算炎热、的太阳,对你本应如此。遇见我之后对你来说那是一个挑战,我在心里无数次对自己说,不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与我比肩。你懂我的理想,懂我的追求,至少我一直认为你懂。

  你一落千丈的成绩却告诉我不是这样。

  听说你去了南方。

  谢谢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梦想。我在未名湖畔时常想还好你没有来北方,北方粗野的雨是极不温柔的,打落了满地的梧桐花,你是适合南方的和风细雨,只有江南雨如梦才打湿不透你的心情,阻挡不住你的脚步,才配吻着你发光的琥珀。

  一直以来我都在重复的做着一个梦。梦里你踱步在江南雨巷,秀发如丝,肤如凝脂,与飘忽如雾的雨一起笑我在这里吸着霾。

  再后来我的世界出现了另一个女孩,很优秀,很完美,也很喜欢浪漫。她喜欢躺在夏天的草坪上听我读着你曾经听过的诗歌,她也喜欢冬天坐着我的单车后座吃红薯唱着跑调的歌。

  于是在后来的无数次的梦中,我似少年听雨歌楼上的梦客。倚在栏畔,风轻轻吹起面前桌上的宣纸,纵使拿着笔,也无心作诗。双眼中是我梦中雨雾缭绕的思绪和丝丝融化的江南雨景。只是梦中的那抹红衫,没有在这个雨季出现。而我也已经看不清她的身影。一首诗在我吟诵中,惆怅中,化成一叶小舟,顺江漂流。

  我可以没有你,却不可以没有我的坚持。这就是我的坚持

  当无数次从梦里醒来,发现再多的自爱再多的坚持也换不回你的一个回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错的好离谱。

  就像当年我们没有等到的圣诞节的雪,虽然没有下雪,可那还是圣诞节,那时候我们也还在一起,真真切切。如今我在北国大雪纷飞,张开双手触到的只有冰晶,起笔也写不下拥抱你的文章。

  我知道那不是你,你会哭会笑。还四季温暖。真想再和你见一面,把你从如春的江南带来淋一场北国的大雪。你会发现还是没有雪的圣诞节更美,因为我们在一起。

  我也知道我们不会再见,即使再见,大约也已是握不住的景年。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fbgf.com  学而第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